AG竞咪厅

AG竞咪厅-煤炭钢铁行业逃不掉。债转股不能加到:2016-04-08的时间。原创发表:2016-04-08。人气: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解决煤钢产能不足和行业困境无疑成为当前中国更为紧迫的任务。1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太原主持召开座谈会,专门部署钢铁和煤炭行业消除产能不足、打造逃发展工作;2月1日,国务院分别发布《关于钢铁行业消弭不足生产能力构建逃脱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6号)和《关于煤炭行业消弭不足生产能力构建逃脱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对两大行业消除产能不足和脱产工作做出具体安排;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撰文,再次谈到两大产业面临的困难和应对的对策;随后的几天,在代表小组讨论中,几十名代表就两大产业的脱逃提出了建议,尽管李克强总理在1月4日的太原座谈会上已经做出了具体回应:要解决两大产业的问题,应该采取更多的市场手段。但是,从代表们的建议和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的态度来看,我们仍然期待中央政府采取更多的行政措施来解决问题。

这种上下博弈的结果,把带有政府监管色彩,没有市场化形式和一定功能的债转股推到了风口浪尖。许多人甚至指出,债转股长期以来一直是最好的自由选择,也是解决钢铁和煤炭两大行业困境的唯一途径。原因如下:第一,目前两大行业大多数企业负债率高,财务成本高。通过债转股,可以有效解决问题企业债务低、净利润为负的问题;二是1999年至2002年底,中国对547家国有企业实施债转股,积累了一定的债转股经验;第三,债转股不仅可以解决目前两大行业的困境,还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银行不良资产的作用,规避局部系统性金融风险。

但笔者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并没有错,不切实际,无法解决根本问题。首先,债转股不能解决下岗职工收入低的问题。债转股作为一种资本运营和资产管理模式,是指企业债权人的法律不道德行为,其通过法律手段将其对企业的债权转化为投资,以减少企业的资本。

它将创造低收入的工作岗位。目前,仅次于困难的两大行业之一是,他们必须转移到180万左右的工人,债转股似乎无能为力。

但是,如果不能明显解决工人转移问题,两大行业的逃避就是空谈。其次,两大行业债转股时机尚不成熟。虽然两大行业困难重重,但工业亏损频发。

然而,许多企业仍然没有真正意识到传递产出和引领教师生产能力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仍然在等待扼杀和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救助措施,包括债转股,不仅可以避免产能不足,还可能使被抛弃的企业苟延残喘,加剧供过于求。

只有当一些企业被市场的寒流无情地推到绝境,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才会不齐心协力,断腕向前迈出产能的第一步,然后在这个时候实施债转股,才能事半功倍。第三,两大行业很多企业不适合债转股。

ag厅免费试玩

国内外债转股的经验教训都指出,只有那些经营状况良好、实物资产没有损坏、项目支撑良好、有市场潜力的企业,也就是说,因为资金严重短缺、负债率低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在债转股后才能重新改变,给各方带来更好的利益。纵观钢铁和煤炭这两大行业,之所以会有非常多的企业亏损
例如,为了减少业务收入,近年来一些企业依靠大幅膨胀的贸易部门收入来粉饰业务收入,从而不必要地消耗了大量的人员、货物和材料,集中了企业管理者的精力,最终导致企业不堪重负。

这些企业债转股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作为大股东,并没有对企业的日常生产经营进行过多的干预和监督,使得涉及到的企业很难将旧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模式尽快延伸到新公司的运营中。对这些企业进行债转股可以在短时间内降低企业费用,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因破产而陷入困境,成为新的负担。

第四,两大行业的发展前景不应该是债换股严重。一方面,目前钢铁和煤炭两大行业的困境与宏观经济的周期性低迷有关;另一方面,与国有企业体制机制不灵活、机构复杂、人员冗余、效率低下、不适应环境市场经济发展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两个行业都到了发展的黄金时期,进入了缓慢快速增长甚至环保的暮年。

这是因为,从人类能源利用的历史演变来看,高碳能源到低碳能源、非清洁能源到清洁能源、化石能源到非化石能源的规律和趋势是必须遵循的。作为高碳能源的典型代表,人类市场对煤炭的需求将逐渐增加。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环境的排斥更加严重,政府和人民都有转移高能耗低废气行业的厌恶意愿和决心。特别是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更加注重结构优化和发展质量、国际油气资源供应更加严格的背景下,高能耗、低废气标的钢铁和煤炭行业规模不会得到很大传递,行业发展空间将不断被打破。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全球经济开始衰退,中国生产2025如期快速推进,失去了房地产行业快速增长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支撑的钢材市场需求也将继续下滑(因为中国房地产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过了快速发展期,进入去库存的缓慢发展期;经过“十五”以来的缓慢发展,我国基础设施已经比较完善,大规模、高强度的投资建设时期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过去。换句话说,无论未来宏观经济如何发展,钢铁和煤炭两大产业都很难重现昔日的巅峰。从德国、英国、特殊钢、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当能源消耗超过峰值时,煤钢消耗过早超过峰值,然后不会继续下降,然后完全消失(比如钢铁和煤炭产量分别占德国鲁尔区的70%和80%,但现在没有煤矿和钢厂;2015年12月18日,英国重新开放了其位于北约克郡凯林格利深部煤矿的最后一个煤矿;美国第二大煤矿公司博迪能源公司最近关闭并保留了申请人。

这样一个没有前景的行业,如何转换成债转股?最后,大规模债转股会造成不良后果。一方面,债转股必须由国家财政和银行出资分担一部分坏账损失,甚至必须调动资本市场资金,利用一些类似的优惠政策才能成功实施债转股,导致我国可用于债转股的资源有限。另一方面,债转股可以降低企业债务支出,但也可能产生软化企业贷款约束、债务规避、风险分担等负面效应。

一旦实施范围过大,实施的对象就会良莠不齐,国家最终吃亏,可能
相比之下,在中国,债转股的经验教训已经得到了总结和吸取。从2012年开始,一家已经接管了数百亿煤炭企业股份的资产管理公司饱受折磨。因为在众多煤炭企业中选出的17家规模较小的企业统计数据惊人:这17家煤炭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2%,最低的约为85%;金融负债总额7000亿元。

AG竞咪厅

2015年1-9月,这17家企业财务费用高达215亿元,其中亏损企业14家,现金流量无法覆盖地区银行利息13家,经营现金流量为负6家。也就是说,在经历了几次债转股和煤炭黄金十年之后,上述很多煤炭企业都受到了根本性的影响,但仍然无法保持健康,在市场小幅波动的时候还在等待帮助。可以想象,如果对钢铁和煤炭企业大规模进行债转股,如果后来煤炭和钢铁市场下跌,这些企业仍然会资不抵债,甚至不可持续,系统性风险难以避免。

所以对于钢铁煤炭行业来说,债转股不能掉以轻心,债转股也不能大规模实施。不应该是:一是通过并购、增加技术和环保门槛等市场化手段,将一批钢厂和矿山排除在外,留下那些技术装备先进、产品适销对路、资源良好的矿山和钢厂。

在完全重建和升级后,在挤压社会职能后,他们将对自己的资产、负债和发展前景进行专业的综合评估。符合条件的,实行债转股;不符合条件的,尽量不要债转股。

二是继续拒批新项目,为消除产能不足留下时间和空间。同时,要通过市场竞争、自然出局、财税弯曲、政策导向出局、心态升级等多种手段和措施,减缓领先和产能不足的出局步伐,为煤钢市场的早日稳定和改善创造条件。第三,那些决心拯救重组的人,不要试图不倒闭和撤退。

第四,中央和地方政府拿走专项资金,妥善安置从两大产业分流的人员。同时,规划资源枯竭地区转型发展蓝图,给予特殊政策帮助其尽快转型转产,新建低收入岗位,吸引更多分流人员。第五,广大钢铁、煤炭行业的干部职工要转变观念,用中央每年1000亿元的资金转移分流人员,对重新创业的企业家给予一系列的救助政策,对自动输送产能的企业给予补偿资金,对资源枯竭型城市或矿区的转型改造实行多项优惠政策,尽快创造另一个全新的世界,为个人和企业打造辉煌的未来。

不然等自己想要的,又怨又恨也没用。因为你既然自由选择这个行业,就要有勇气和责任为行业的兴衰付出代价。此外,从国家层面,也要抓住机遇,放慢国企股份制乃至民营化的改革进程,落实具体的责权利关系,全面推行竞争上岗、合同制用工、能上能下、煤钢等所有行业能进能出的市场化用工机制。

这样,即使一些行业在后期的煤钢行业遇到一定程度的困难,人员流动的费用也不会更重,行业或企业也不会慢慢逃离衰退。对此,内蒙古很多民营煤炭企业从2014年开始就没有向政府要过一分钱,也没有享受过特殊政策,但已经能够亏损三分之一以上,没有造成社会问题。事实和实践已经给了我们很好的榜样和启示。。

本文来源:ag厅免费试玩-www.up440.com

网站地图xml地图